十景缎 第一百九十九章

    时间:2018-02-06 天府神刀萧承月阔步上前,已然拔刀在手,欲将赵婉雁斩于刀下。向扬搂住赵婉雁,转过身子,将她护在怀中,轻声说道:「婉雁,你放 心,有向大哥在,谁也不能害你。」
      赵婉雁抹去眼泪,脸色苍白,望向韩虚清、萧承月的眼神之中,依然充满仇恨之情。
      萧承月虽是正道高手,嫉恶如仇,斩杀王府众人时毫不手软,但见赵婉雁悲凄欲绝、满怀痛恨,心中也难免微感不忍,朝韩虚清道:「韩 兄,那靖威王作恶多端,如今已遭萧某诛杀,大害已除。这姑娘虽是赵廷瑞的女儿,看来却非奸恶之辈,似乎未必非杀不可。」韩虚清道:「 依萧大侠之意,该当如何?」
      萧承月道:「奸佞之后,理当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但屠杀弱女,非是好汉所为。我以为将这姑娘囚禁起来,使她不能与外人图谋,重複赵廷瑞的恶行,也就是了。」
      韩虚清微笑道:「萧大侠心地仁厚,令人钦佩。」又朝向扬说道:「扬儿,我看就依萧大侠所言办理罢。你与这奸王之女有情,非只一日 ,此女若死,只怕你禁不起伤痛,师伯看着也不忍心。将赵姑娘监禁起来,可说是权宜之计,此后你也可另觅良配,循归正道。」
      这番话说来,韩虚清脸色和缓,大有循循善诱之意,萧承月也点头称是,道:「不错,不错。向扬,你为情所困,不能明辨善恶,那是侠 义中人的大忌。你若能悬崖勒马,听你师伯的教导,尊师华师父在天之灵,必也欢喜,刚才你对萧某无礼,也都一併揭了过去,不与你计较了 .」
      向扬一边听着,脸色早已铁青,待得萧承月说罢,蓦地一声冷笑,道:「韩师伯,萧前辈,你们两位也把我向扬瞧得太小了!我虽是晚辈 ,见识不如你们,却还不至于如此愚昧。婉雁只不过生在王府,就要受此牵连,这太没有道理了!
      她已经家破人亡,你们还想逼迫于她,这也能冠以侠义之名?
      要我离开婉雁,不可能!「
      韩虚清脸色一寒,喝道:「扬儿……」向扬猛地叫道:「除了我师父,谁也不许如此叫我!」右手逕指韩虚清,道:「韩师伯,你是师伯,我本来不该对你失了礼数。但是你来棉里藏针这一套,欺人太甚!要我听这种吩咐,你们把我向扬瞧得太窝囊了!」说到此处,向扬已然声 色俱厉,全不顾韩虚清尊长身份了。
      局面演变至此,势难善了。韩虚清鬚眉俱张,沉声道:「你如此不知悔改!
      不仅自甘堕落,且兼目无尊长,你对得住你师父吗?「向扬喝道:」我师父通情达理,此刻他老人家若在人世,在此做主,恐怕也会如我 所说!「
      韩虚清厉声道:「放肆!你……你当真无药可救!」右掌猛提真力,气劲如雷,正要出掌,忽听一个女子声音叫道:「好啊,好啊!机会 难得,还不快打?」
      这句话突然插来,人人都是一愣,又以文渊最是吃惊,脱口叫道:「小茵,你……」
      说这话的,便是小慕容。韩虚清朝她望去,但见她脸堆微笑,甚是悠闲,微微瞇着双眼,也冲着他望来,说道:「咦,怎么不打了?不趁 他忘记」天雷无妄「、武功大退时把他打死,以后可不好对付呀!」
      韩虚清皱眉道:「姑娘莫要胡言乱语。我惩治本门晚辈,岂能杀伤人命?」
      小慕容摇头微笑,表情甚是不以为然,口中却道:「哎呀,说的也是!
      你是侠义道的成名前辈,焉有忌惮晚辈、藉故伤人的道理?我可真是多嘴了!「
      萧承月朝她看了一眼,道:「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韩虚清不答小慕容,却对萧承月道:「萧大侠,这姑娘複姓慕容,便是」大小慕容「中的小慕容。」萧承月脸色倏地一变,道:「哦,小 魔头!」
      小慕容笑道:「是,是,我是小魔头,说的话一句也信不得。天府神刀萧大侠,你可也要杀我?」
      之前萧承月已看见小慕容自内堂出来,知道她必与白嵩或在场某人有所关係,眼前向扬、赵婉雁之事已成僵局,不愿多生是非,便道:「 萧某刀下,只是不饶恶徒!」说得甚是模稜。
      任剑清站了出来,道:「好了,好了,大家各让一步。韩师兄,赵姑娘是位好姑娘,我担保她配得上向师侄,你要是看不顺眼,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不就得了?你不看我这师弟的面子,也得看华师兄的面子,别管了罢!」
      转身又道:「向扬,你带赵姑娘回房里,她家人的遗体,任师叔会一一保全下来。你方才出言不逊,我也不要你马上陪罪,等你冷静下来 ,该磕几个响头自己算去!」
      任剑清出场调解,实是有意回护向扬,毕竟向扬身为后辈,若起争执,已是不敬尊长,先吃了亏,这用意向扬自然明白。他扶起赵婉雁, 柔声道:「婉雁,我们进去。」
      赵婉雁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不再多看旁人,由向扬扶着,缓缓离开大厅。
      华瑄看见她神色凄楚,心中难过,想跟着过去,却被紫缘轻轻拉住袖子,摇头制止。
      向扬扶着赵婉雁回到房中,同她坐在床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倒是赵婉雁先开了口,低声道:「向大哥,我该报仇么?他……他是你的 师伯。」
      向扬心中一凛,歎息不已,道:「韩师伯这么做,实在……实在……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赵婉雁幽幽地道:「你很为难,是不是?你心里也想,我爹爹就是该死……」
      向扬心头绞痛,咬唇不语,低垂着头。
      忽听赵婉雁喉中声音古怪,似欲呕吐,身子也轻轻颤抖起来。向扬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婉雁,怎么了?」赵婉雁捂嘴摇头,状甚痛苦 ,却不答话。忽然她放开了手,身躯一震,当真吐了起来。
      向扬大为惊骇,心道:「莫非婉雁伤心过甚,伤了身子么?」轻拍她的背,待她呕完,赶紧取来手巾,一边擦拭她的嘴唇,一边搭她手腕 脉息,只觉得脉象奇特,不似负伤,却也不知是何症状。
      向扬问道:「婉雁,你哪儿不舒服?」赵婉雁脸庞依旧苍白,摇头不语,也不知是说不出话,还是如何。向扬心急如焚,横抱起赵婉雁, 冲出房去,直奔大厅。
      众人见向扬抱着赵婉雁冲出来,均觉奇怪。任剑清叫道:「喂,匆匆忙忙的做什么?」向扬急道:「婉雁不大对劲,任师叔,你看看!」
      任剑清一搭赵婉雁脉搏,怔了一怔,道:「奇怪,奇怪!」显然也是不明所以。
      向扬叫道:「我带婉雁去找大夫!」抱着赵婉雁,又向外跑,忽地眼前一花,萧承月拦在门口,冷冷地道:「故弄玄虚,骗得了萧某么? 向扬,你莫要藉故潜逃!」
      向扬一怔,随即大怒,喝道:「胡说八道,让开!」萧承月手按刀柄,亦是怒容满面,道:「好小子,得寸进尺!你想逃,先过萧某这一 关!」
      向扬抱着赵婉雁,不便动手,当下脚步错动,身形疾闪,欲从萧承月身旁窜出门外。「锵」一声响,萧承月拔刀出鞘,冷锋闪耀,凭空便 是一道刀气,一刀横绝向扬去路。向扬腾出左掌,猛拍「夔龙劲」,一掌击出,气势惊人,后劲潮涌而出,萧承月却不闪不避,再挥一刀,刀 上潜劲锐利无双,竟将雷掌后劲一举摧破。向扬尚未重催掌劲,萧承月又是一刀,刀风迫体,向扬飞快倒退七步,方得避开余劲。
      「天府神刀」名下无虚,连环三刀,便将向扬逼得进而复退,难越雷池一步。
      文渊耳里听得分明,心下黯然,暗道:「师兄当真忘却了」天雷无妄「的功夫,如此一来,功力远逊于击败龙驭清之时,如何能胜?」
      萧承月乘胜追击,赶上一步,举刀要挥,任剑清已抢上前来,挥掌架他手腕,喝道:「萧兄,给点面子!」另一掌在身后轻摇。向扬会意 ,趁机抱着赵婉雁冲了出去。
      当日任剑清身中龙驭清两招雷掌,伤势极重,此时虽已好了不少,但仍身负内伤,萧承月武功非凡,若当真与之动手,此刻任剑清实难匹 敌。但任剑清豪爽侠义,素为武林正道所钦服,萧承月也无意与他翻脸,手下一缓,已被向扬夺门而出。
      萧承月先是一愕,跟着怒喝:「向扬,站住!」转身一纵,风驰电掣地追了出去。
      向扬才抱赵婉雁上了大街,萧承月便挺刀追至,回身一掌,掌劲却被刀上猛劲劈溃。向扬心下愤恨,道:「什么天府神刀,蛮不讲理!」 单掌连拍,犹如惊雷乱闪,其快无比,正是一招「疾雷动万物」。萧承月厉声一啸,刀芒横扫,势如大海滔滔,将向扬掌上力道一一吞灭,简 直威不可当。向扬一边担心敌招波及赵婉雁,又得兼顾攻守,顿时大落下风,难以还手。
      两边斗得正紧,远处蓦地传来女子声音,叫道:「且慢动手!」
      话犹在耳,飕飕两道破空遽响随之而来,向扬、萧承月同时一退,一眨眼间,两枚飞石在两人之间疾闪而过。只见一匹白马远远奔来,马 上是一名纤瘦女郎,那飞石自是由她所发,而武林之中,以飞石功夫见长的女子,自然是巾帼庄大庄主石娘子。
      石娘子纵马而来,随萧承月赶出门外的众人之中,杨小鹃首先奔上前去,叫道:「大姐,你怎么又回来了?」石娘子微笑不答,翻身下马 .
      瓦剌大军败退之后,巾帼庄众女俱已回庄,惟独杨小鹃带着赵婉雁赶来京城。
      此时石娘子孤身来到,众人均不解其意。石娘子也不急着自述来意,望着萧承月,躬身拱手,说道:「这位前辈刀法高明,可是蜀中萧神 刀?」
      萧承月道:「萧某正是。」朝石娘子略一打量,道:「姑娘莫非是巾帼庄石大庄主?」石娘子微笑道:「是。」微一转头,问向扬道:「 向兄,你怎么会与萧大侠动手?」
      向扬担心赵婉雁,哪有闲情细述?当下只道:「一言难尽!」朝萧承月一瞪,道:「神刀前辈,你这么信不过我,乾脆你陪着我去找大夫 .婉雁身子不适,你不担心,我可担心!」萧承月双眉一竖,眼见怒气又要发作。
      石娘子道:「赵姑娘生病了么?」向扬道:「不知道!这脉象我从未见过,连任师叔也不明白。」杨小鹃抢着道:「向公子,不如让大姐 看看。大姐懂得不少医理,庄里的各种丹药便是大姐管的。」
      向扬素知石娘子见识广博,便即点了点头。石娘子上前替赵婉雁把脉,略一沉吟,随即微笑,道:「原来如此!难怪向兄、任大侠都不懂 这脉象,无可厚非!」
      向扬急道:「这话怎么说?究竟是怎么了?」石娘子笑道:「赵姑娘身上没伤,也没病,是有喜了。」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惊愕,向扬更是当堂呆住了,道:「婉雁……有孩子了?」
      石娘子微笑道:「怀了几个月,我就不知道了。向兄,恭喜!」
      若再平时,这自然是大喜。但赵婉雁刚闻家人噩耗,喜讯随之而来,前后情境之悲喜,委实天差地远,向扬该笑,却实在笑不出来,脸上 神情古怪之极。
      赵婉雁原本迷迷糊糊,听得石娘子这么说,突然振作起精神,轻声道:「我的孩子?」苍白的脸上添了少许红晕,那神情也是矛盾无比, 想哭,却又想笑,只是幽幽地舒了口气。
      石娘子见两人如此反应,更觉奇怪。她尚不知赵婉雁家人已遭屠灭,却也晓得必有惨祸发生,当下轻拍赵婉雁肩膀,柔声道:「赵姑娘,你可要坚强点。为了你的孩子,你无论如何要保重身子,知道么?」
      赵婉雁轻轻点头,脸上神情複杂,思及自己怀胎,心中暗藏的恨意顿时大为淡薄,面带微笑,轻声应道:「是,我会的。」那声音却微微 发颤,忽然眼眶一热,几许清泪滑过双颊。
      就再此时,几声咆哮在旁响起。韩虚清猛一低头,却见小白虎弓身在他脚边龇牙咧嘴,呜呜低啸。韩虚清蹙眉不语,足尖缓缓一翘,小白 虎突然奔开,窜得不见蹤影。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色狼影院_大色哥网_色图片大全大图 少女_影音先锋av欧洲色情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