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贱货珊珊

    时间:2018-05-13 珊珊今年20岁,她是模特学校的学生。
    珊珊很迷人,丰乳圆臀,容貌俏丽,在学校里很会招蜂引蝶,有许多男人追求着珊珊,虽然没几个成功的,但越得不到的东西越美丽,仍然有很多人垂涏着珊珊的美色。
    珊珊幼年就已经失去了父母,她姑姑没有孩子。所以一直抚养着珊珊。但珊珊的姑姑家很穷,所以从16岁开始,珊珊便兼职做着一种攒钱很快的工作。
    有人也许会想,是不是小姐呢?攒钱很快的。其实不是,珊珊在做的工作与小姐很类似。她在为一家成人语音声讯,做色情语聊小姐。
    虽然不是小姐,但也毕竟是一件不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的工作。所以珊珊隐藏的很好,在珊珊的姑姑朋友同学的眼里,珊珊一直都是一位很懂事很清纯的女孩子。
    谁又能想到,珊珊经常在漆黑的夜幕下,对着电话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呢?
    呵呵~珊珊做这种语聊小姐已经有4年了,长年的色情语聊工作,已经把珊珊的本质改变了,现在的珊珊表面上还是一位矜持自强的女孩,可骨子里,却非常的下贱,她经常会在家里一个人偷偷的自慰。脑海里幻想着,被一群男人轮奸的场景。
    外表清丽可人的珊珊,其实是一个淫蕩风骚的贱货呢。
    一天,晚上十点,珊珊刚从网吧玩完游戏出来。她揉了揉疲惫的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好累噢,玩这么久啦,得早点回家啦,要不姑姑该担心了。
    珊珊正准备回家时,手机却响了起来。珊珊接起了手机。
    喂,哪位啊?
    喂!说话啊。
    谁啊?有病啊。快说话啊。
    珊珊看着手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还不说话,真是神经病,生气的珊珊正决定撂电话时,手机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对。对不起啊。我有些紧张。请问你是夜逍遥声讯电话的珊珊吗?
    珊珊顿时一阵心慌,这男人肯定是以前和她做过语聊声讯的顾客。珊珊在夜逍遥声讯(也就是珊珊的兼职公司)里和顾客们,从未透露过自己的手机号啊。这个人怎么会有呢?
    珊珊既是慌张又是疑问的说道:
    我…我是,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啊?谁告诉你的?
    是你们那的老板杨先生告诉我的。
    珊珊顿时很气愤,经理他有毛病啊?说好了不把我们做语聊小姐的联系方式告诉顾客的,真不守信誉,明天一定要找他说理。
    珊珊生气的回应道:
    哦。你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很忙,如果没事的话,我要挂电话了。
    请你别生你老板的气啊,我是花了600元买到你电话的,你老板刚才跟我说明天会给你提500元的。
    啊???是吗?那你等下,我给老板打个电话。
    好的,那我等你电话啊。
    珊珊撂了电话,心里有些开心,500元换我的电话号,还蛮值的,呵呵,珊珊拿起手机给她的老板打了个电话,证明却有此事后,心里更开心了。
    她马上拿起手机,给那个男人回打了过去。电话马上就接通了。
    喂,我是珊珊,我已经问过我老板了,确实有这件事。谢谢你对我这么感兴趣啊,但我想告诉你,真人见面是不可能的。我有自己的生活。不想和工作牵扯到一起。
    我没想和你见面啊,只是你的声音太吸引我了。我以前与你语聊过后,一直忘不了你的声音,我现在好想要你,能与我做一次语聊吗?
    现在啊?可我在外面啊。不太方便啊。
    那你找个僻静的角落啊,我现在真的好想听到你那娇滴滴的声音。我的鸡吧都硬了。
    你别这样,我现在真的不行。
    求求你了,我一直忘不掉你的声音,如果你肯现在与我做的话,我给你800元
    这。这。哎。那你等一下吧。
    珊珊犹豫了一会,这个男人还真有钱,为了这么多钱,只好找个地方解决下啦!珊珊向周围忘了忘,然后向前跑去,来到一处公共厕所旁,这里周围都是树,人很少,就这里吧。
    珊珊找了一处台阶坐了下,拿起了手机说道:
    好啦,现在可以了,不过你要尽快噢,我要早些回家。
    好!我好兴奋啊。一听见你那柔柔的声音,我的鸡吧就硬的不行了。
    有多硬啊?我真想摸摸看。
    那你快摸啊,我的裤子都脱了,我的鸡吧好肿好涨啊。你下面痒吗?我好想插你。
    嗯…听你这样说话,我的小乳头都兴奋的硬起来了呢。你快用舌头舔我的乳头啊。
    噢…我轻轻的用牙磨擦着你翘立的乳头,用手捏着你白嫩的奶子。
    好舒服噢,哥哥,你摸得人家好空虚好渴望啊。我的浪穴里都变得湿哒哒的了。
    我的手移到了你的两腿间,轻轻的抠挖着你潮湿的浪穴。
    嗯…啊…好湿…好痒…我的骚水变的越来越多了…啊…
    小贱货,你的骚水流了我一手,我把头埋在你的浪穴上,吮吸着你的骚水。
    啊…我的骚水好喝吗?要不要多喝点,我用手指在乳头上捻动着,同时夹紧滑嫩的双腿,让更多的骚水流进你的嘴里。
    我的舌头在你的浪穴里四处滑动着,挑逗着你美味的阴蒂,你骚水的味道我好喜欢。
    喜欢就多喝点啊…啊…好哥哥…你舔的人家…痒死了啦…啊…嗯…
    珊珊坐在台阶上,两条美腿间已紧紧的夹在一起,不安的摩擦着,珊珊的小手早就不知不觉的伸进裤子里,揉捏着又湿又痒的浪穴。
    在这种露天的环境里,与电话里的陌生男人说着淫蕩的话,真是让人感到好刺激呢。珊珊的骚水都把小内裤弄的湿润了。
    手机里男人的声音已经越来越急促,珊珊的身体也感觉躁动难耐了。
    我亲吻着你湿润的双唇,把沾满了你骚水的舌头伸进你的小嘴里,吸吮着你的唾液。
    吾…吾…我好难受啊…哥哥…你亲的人家…心里痒痒的…啊…
    小贱货,你的口水好多啊,你下面的水更多。想不想要我的大鸡吧操你啊?
    哥哥…嗯…快来干我吧…我弯下腰…将我那白嫩的圆臀撅起。
    骚货,你屁股的形状真淫蕩啊。又大又滑,我使劲的搓揉着你丰满的屁股。
    啊…啊…嗯…别摸啦…哥哥快来操我…快从后面用力的操我。
    噢。我把大鸡吧用力的插进你的浪穴。两手抓住你的嫩臀,大力的从后面操你。
    哥哥…好哥哥…你操死我啦…啊…我的浪穴被你操的…好满足噢…
    啊啊啊。噢噢。你这个贱货。叫的太骚了。快说你是贱货。你是淫娃。
    嗯…哥哥…我是贱货…我是淫娃…我是一个欠操的小骚逼…操我啊…
    啊啊啊,操死你个贱逼,啊啊啊,操死你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
    嗯…噢…哥哥的大鸡吧…好厉害…啊…操得人家…都飞上天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贱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射出来了…啊啊啊
    哎呀…你射的人家满脸都是啊…好讨厌噢…啊…都射进嘴里了呢…
    小贱货,那你就喝下去吧,我精液的味道一定让你回味无穷呢。哈哈哈哈
    烦人,好啦好啦,满足了吧?别忘了明天把钱打到我声讯的帐号上啊。你可别骗我。
    放心吧,有你们老板做担保人。再说你都把我迷死啦。以后再语聊,我还找你。
    嘻嘻,好哥哥,那人家以后就靠你多多捧场啦。
    好。如果能和你真人见下面,那我花多大代价都无所谓。你知道吗?我太想要你了。
    这…这…哎…那以后再说吧…我要回家了,再给我打电话先发个短信提醒下,不要直接打过来,好吗?
    好。那我等待和你的见面啊,拜拜。
    拜拜。
    珊珊撂下了电话,坐在台阶上,她的骚穴里已经湿的不行了。衣服早就掀起来了,白嫩的奶子暴露无遗,圆圆的乳头淫蕩的翘立着。
    珊珊向前倾着身子,微微的向后翘起饱满的圆臀,用手揉着湿淋淋的骚穴。黏黏的浪水弄的珊珊满手都是。
    啊…嗯…真讨厌…语聊说的我难受死了…啊…按摩棒还在家里…嗯…
    珊珊难受的撅着雪白的小屁股,脑海里幻想着正有一个强壮的男人从后面用大鸡吧操着她的小屁股。珊珊渴望的扭动着屁股。她的裤子已经脱到了膝盖上,白嫩的小屁股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浪水不断的从骚穴里溢出。
    啊…我要…我要…我好想被人操…啊…啊…受不了…好难受…嗯…
    珊珊觉得不过瘾,她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插进黏糊糊的骚穴里。配合着手指拨弄着骚穴。两只雪白的嫩乳在另一只手的轮番挤压下,变的肿胀和红润。
    我好想要人操我啊…啊…好想被人插…啊…嗯…好想要大鸡吧…啊…
    珊珊向前走了几步,撅起软绵绵的屁股,靠在一颗不太粗的树上,身体上下扭动,让树干在她的臀沟间磨擦着,坑坑挖挖的树干让珊珊的小浪穴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噢…嗯…好爽…好舒服…我要被人操…要被人插…啊…
    珊珊大幅度的扭动着翘起的嫩臀,声音逐渐抬高,一波波的快感席卷全身。
    啊…啊…啊…不行了…好刺激…好兴奋…啊…噢…
    珊珊的动作越来越快,她想象着自己正撅着柔软的小屁股,面对一群健壮的男人,他们那一根根粗长的鸡吧,轮班的操着自己湿哒哒的浪穴。
    嗯…操死我…干死我吧…大鸡吧好厉害…好喜欢这样…啊…
    无数个男人的精液射在自己的脸上,珊珊吞咽着精液,品尝每个男人精液的味道。
    噢噢噢…干死我这个小贱货吧…啊…好过瘾…啊…要飞了…啊…
    珊珊忽然身体一阵颤抖,心跳加快,在一阵高声的浪叫下。达到了高潮。
    这处僻静的地方,蕩漾着淫秽的气息。珊珊半坐半躺的靠在树上,享受着凉凉的夜风吹袭裸露的肉体的感觉。觉得异常的满足。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呢,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试试被一群男人操的感觉。一定比自己自慰好多了!嘻嘻!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狼影院_大色哥网_色图片大全大图 少女_影音先锋av欧洲色情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