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奸女友的敌人

    时间:2018-05-14 刘飞与薛燕是情侣,两个人的郎情妾意没多久,薛燕就遇到了点麻烦,一年一度的班委竞选又开始了,上次竞选,薛燕就是仅以1票的优势勉强当选班长,她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现任的文艺委员──蔡冬雪。蔡冬雪身材可要比薛燕差许多,但圆圆的脸蛋,明眸皓齿,皮肤白皙,一头长髮梳成一个马尾辫,就容貌上来说,和薛燕不相上下,她性格内向,平时打扮并不入时,在班级裏也没有追随者。
    薛燕整日愁眉苦脸,刘飞看在眼裏,心中也比较着急, 一天下课,吴明兄弟又来找刘飞去看录影,这段日子刘飞忙于和薛燕亲热,录影厅去的就比较少了,没人请客,吴明兄弟可没有一个有钱的老子,因此也好长时间没去了。刘飞一看见他们俩,眼睛就是一亮,心说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怎么不和他们商量商量呢?而且蔡冬雪和吴明兄弟关係也很紧张,有几次还是刘飞给他们兄弟解得围,于是一口答应晚上去看录影。
    放学后,刘飞没有和薛燕一起回家,介面有事让薛燕先走了,然后和吴明兄弟一起去了名扬录影厅,看完录影刘飞又请他们一起吃烧烤。几杯啤酒下肚,刘飞把话头引到了班委竞选上来。
    吴明、吴亮,这回选班长你準备投谁的票啊?
    当然是薛燕!那个小丫头和你关係那么好,我们兄弟有事请假跷课你也帮着掩饰了好几次,自然要向着自己人。吴亮先发话了。
    就是,你看蔡冬雪那个骚屄,每次看到我们那个德行,呸!什么玩意儿,这要是她当上了班长,还有我们的好日子过吗?提起这事,吴明心裏就是一阵懊恼,由于蔡冬雪几次打小报告说他的坏话,班主任江梅已经叫了家长了,吴明在家可没少挨駡,一说起蔡冬雪就咬牙切齿。
    唉,这次可麻烦了,据说蔡冬雪上次没当上班长,心裏就憋着一股劲,这次她可是準备充分,四处许愿拉选票,听说她已经拉拢了不少同学,估计这次薛燕想连任希望不大。
    不会吧?吴明一听可真急了,他平时和蔡冬雪的关係也没好到儿去,有一次去录影厅被蔡冬雪看到,告诉了班主任,害的吴明写了好几次检讨,而且蔡冬雪曾经当面对吴明说过,她要真当上班长一定会要他好看,妈的,不行,绝对不能让这个骚娘们当上班长,不然兄弟我真就走投无路了,刘飞,你有什么好办法,快说说?
    靠,我现在也是急得一头汗,根本没有好主意,你们哥俩也别这么瞪着我,一起想想办法吧。提起这事刘飞也是一阵头大。
    要不,刘飞你出出血,请同学们吃饭什么的,帮着薛燕拉拉票啊。吴亮憋了半天,出了个主意。
    这个恐怕不行,万一这些人嘴上一套心裏一套,答应得好好的,到了投票那天出点意外,谁也不好说;再者说,这招蔡冬雪也一定会用,我们一起用恐怕不会太有效。刘飞听了之后,摇了摇头。
    TMD,这个骚屄,要不这样,我在社会上找几个哥们,放学路上吓唬吓唬蔡冬雪,让她放弃竞选。吴明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样做太危险了,万一她到班主任那裏告状,那哥几个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至于在社会上找人……也不行,万一蔡冬雪报了警,这性质可就变了,牵扯太大,整不好再把你们俩陷进去,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刘飞思考了一下,否决了吴明的方案。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刘飞,我们哥俩脑子的主意绑在一起都没你得多,这回我可是真没辙了。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旁边桌子上的几个人正在讨论报纸上的一个新闻,说得是北京那边有个女记者因为得罪了黑道老大,结果被人轮奸不说,还拍了照片,家裏的亲戚朋友几乎是人手一份,弄得那个女记者走投无路,几次自杀未遂,最后进了精神病院,几个人大叹世道险恶,人心不古。
    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吴明脑子一转个,灵机一动,趴在了刘飞的耳边,刘飞!我有个主意,你看行不行……
    太危险了吧,万一……
    不可能!除非蔡冬雪不想再在海州住了,不然她就得老老实实的退出竞选,一想起和蔡冬雪的那些矛盾,吴明的脸上就没有好模样,一脸的狰狞。
    刘飞,我看行,我哥这一招是一举两得,既保住了薛燕班长的宝座,又能肏了这文艺委员的屄;平时看了那么多的电影,我还真么试过肏屄是什么滋味,正好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们应该赌一次。别看吴亮的话不多,但是却能说到点子上。
    看到吴明吴亮兄弟俩的神情,刘飞心裏也是痒痒的,虽然已经肏过屄了,但是毕竟是开过苞的,像蔡冬雪这样清醇处女的女孩刘飞确实没有肏过,于是他们三人又进行了一番策划,确定了最终的行动方案

    一周后全校有一次合唱比赛,以班级为单位,全体同学都要参加啊,蔡冬雪觉得这是体现出自己领导能力的一个好机会,于是带领全部同学练习合唱,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乎;为了让大家适应比赛场地,蔡冬雪还特地向学校申请周日的时候借用一下学校的礼堂进行练习,刘飞等人一听,机会来了。
    周日的时候,刘飞三人故意晚来了一个多小时,等他们到了礼堂,班裏的合唱已经练习的差不多了,早晨来的时候蔡冬雪就发现刘飞等人未到,心想明天一定要到班主任江梅那裏去告状,整治一下刘飞他们。等到合唱都快结束了,刘飞等人姗姗来迟,蔡冬雪故意装作没看见。待到合唱练习结束了,她让其他同学先回家,而刘飞三人则被她留下来单独进行训练,蔡冬雪心想今天一定要让他们三个吃吃苦头,杀杀他们的威风。
    整个礼堂只剩下刘飞、蔡冬雪和吴明兄弟,蔡冬雪站在礼堂的舞台上,意气风发,大声呵斥着刘飞等人,不断的纠正三人的错误。这时刘飞看到时机成熟,便向吴亮使了个眼色,吴亮心领神会,马上介面上厕所,趁机把礼堂的大门悄悄地锁了起来,又检查了一下门窗,确保绝对不会有人进来,然后又回到了舞台上,冲着刘飞和吴明点了点头。
    刘飞嘴裏正唱着歌,突然停住了,用手拍了拍脑袋,好像是忘了词。蔡冬雪见此状况,立即冲到刘飞面前,刘飞你真是个笨蛋,这么简单的歌词都记不住,停停停!看一眼歌词,重新唱!
    刘飞伸手来拿歌词,突然向吴明吴亮递了个眼色,三人一起冲了过来,一把将蔡冬雪推到在舞台上。蔡冬雪一点心理準备都没有,一下子就被推倒在舞台上。 吴明,按住她的手,吴亮,把她的上衣脱下来,让咱们也见识见识蔡大美人的奶子是什么模样。刘飞一边吩咐吴明兄弟,一边用力按住蔡冬雪的双腿,开始脱她的短裙。由于蔡冬雪在礼堂裏忙了一个上午,出了一身汗,校服早就脱了下来,上身只穿了一件贴身的背心,透过薄薄的、充满汗水的小背心,蔡冬雪完美的上半身完美的展现在三人眼前,一眼就能能看见裏面乳罩的带子。蔡冬雪害怕极了,遇到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她还没弄明白刘飞他们想干什么,于是壮着胆子训斥刘飞: 快住手!刘飞,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快住手,不然我明天就告诉江老师,你们三个死定了!
    本来吴亮心裏还有些害怕,费了半天劲还没有脱下蔡冬雪的背心,一听蔡冬雪用班主任威胁他们,上去啪啪就是两个耳光,打得蔡冬雪眼冒金星,臭婊子,还敢威胁我,你去啊,你明天就去,不!等会就去,告诉江老师,她的文艺委员和三个男同学在学校礼堂的舞台上现场表演肏屄,肏得可爽了,被肏得哇哇叫!
    蔡冬雪一听到肏屄两个字心裏就明白了,虽然她并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但是小的时候晚上睡觉醒了想去找妈妈,看见过自己的父母搂在一起,当时还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后来上生理卫生课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父母正在做爱,也就是平时听那些后进生所说的肏屄,可能是当时母亲的浪叫声吓到了蔡冬雪,蔡冬雪认为肏屄对于女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等到自己遇到了这种事情,自然是拼命地挣扎,嘴裏也开始大喊大叫起来。
    你叫吧,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今天週末,学校根本没人,礼堂的门窗全都被我们给锁上了,礼堂的隔音效果这么好,是没人会来的。刘飞的动作非常熟练,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的把蔡冬雪的短裙扒了下来,露出了裏面棉质花纹式的小内裤。
    哈哈,没看出来啊,咱们的文艺委员这么土,居然穿的是这种蕾内裤,看我先来尝尝她的骚屄肏起来是什么味道。说话间,刘飞一把扯下了蔡冬雪的最后一道屏障,露出了裏面从未被男人见过的下体。
    接着拿起她的内裤,发现裤档里面与阴部接触的地方上面染了些黄色。凑在鼻端,闻到她的尿骚,很浓,稍微贴近闻得到
    蔡冬雪发育的非常好,白白嫩嫩的阴阜上已经长出了一小撮柔顺的阴毛,不过和女友相比,数量还是太少,根本遮不住下面的阴户。刘飞用力掰开蔡冬雪的大腿,露出她那肥美的阴户;蔡冬雪的身体已经和成年女性相差不多了,丰腴的大腿中间,衬托出非常明显的外阴,两片粉红色的大阴唇已经开始微微的张开,一粒小肉芽在阴唇的交叉处探出头来,粉红的肉缝要比薛燕的宽一些。刘飞轻车熟路的开始用手指挑逗着蔡冬雪的嫩屄,先用手指掰开大阴唇,不断得揉捏她的阴蒂,小肉芽很快就膨胀起来;接着刘飞又把手指插进阴道口,不断向裏伸,咦?这个骚货居然还是处女,我的手指刚才碰到她的处女膜了。
    吴亮早已脱下了她的背心和乳罩,正在用力的揉捏蔡冬雪的乳房,听到这句话,手中的力气更大了,蔡冬雪那对娇小的乳房在他的手裏不断变换着形状;蔡冬雪的脸腾得就红了,加上胸口乳房不断被袭,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又开始大喊大叫。刘飞听着蔡冬雪的叫声有点心烦,顺手抓起刚才仍在一边的内裤,递给吴亮, 把她的嘴堵上,不怕一万,只防万一。吴亮接过内裤,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哇,好骚啊,原来我们的文艺委员尿出的尿也是骚的,看你平时狂得那个样子,以为自己是什么冰清玉洁的仙女,今天就先尝尝自己的内裤是什么味道。说完伸手按住蔡冬雪的头,把内裤塞进了她的嘴裏,又怕她吐出来,又用乳罩绑住了她的嘴。
    唔……唔……蔡冬雪万念俱灰,知道今天是躲不过这一劫,回想起自己风光得意的时候,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了出来。
    刘飞对蔡冬雪可没什么好感,所以前戏就不是太充分,等到蔡冬雪的屄开始流出淫水,他拿出消炎药膏,胡乱的在自己的鸡巴和蔡冬雪的阴道口摸了一点,然后用手扶住鸡巴,把龟头塞进蔡冬雪的阴道口,用力向裏一顶。蔡冬雪的屄确实没被人肏过,还是个处女,那裏能够承受一根未经充分润滑的鸡巴突然插入,蔡冬雪只觉得下半身像是被撕裂了一半,加上心情万分紧张害怕,一阵剧痛过后居然晕了过去。
    我靠,这骚货怎么了,不是被你给肏死了吧?按住蔡冬雪双手的吴明突然发现她不挣扎了,吓了一大跳。
    没事,这是因为她没有经验,被肏晕了,别着急,我在肏几下,就能再把她给肏醒了。刘飞有过这方面的实践,因此并不害怕,一边说话,一边飞快的肏干着蔡冬雪那未经人事的嫩屄,哦──哦,真紧啊,夹得我好舒服,这屄肏起来真不错,开始的时候紧,现在已经有松了。
    刘飞心裏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反倒是有一种了大仇得报的感觉。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沾满淫水和血丝的鸡巴在蔡冬雪的阴道裏迅速的进出,每当鸡巴抽出的时候,带动着阴道壁上的嫩肉外翻着,特别是阴唇和阴蒂,被快速的带着大翻出来,然后又被迅速的带着进入阴道,感受着被翻开的力度和过度回复的速度。感观的强烈刺激使得刘飞欲火腾飞,鸡巴越来越硬,肏干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
    没多久,蔡冬雪就被刘飞给肏醒了,也可以说是疼醒的,刘飞没那么多的时间去等蔡冬雪的阴道适应自己的鸡巴,加上润滑不够,随着刘飞鸡巴的进出,蔡冬雪感觉到自己的下身火辣辣的疼痛,但是自己又被三个男生按住,根本无力反抗,只好无力的躺在那裏,任人摆布。
    吴明兄弟看着刘飞酣畅淋漓的肏着蔡冬雪的嫩屄,心裏知道这滋味一定非常舒服,因此不断催促刘飞快一点,刘飞也知道时间不多,于是也加快了速度,不久,刘飞就感觉到蔡冬雪的阴道越来越热,一股热量直冲自己的龟头,就知道蔡冬雪的高潮来了,刘飞也没再憋着,直接就射在了蔡冬雪的阴道裏。射完之后他休息了一下,换下了吴明。
    吴明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急忙脱下短裤,裏面的鸡巴早就立正敬礼了,吴明把蔡冬雪的双腿分开,学着刘飞的动作来肏蔡冬雪,可惜由于是第一次做,肏了几次都没能肏进去,还有一次要不是刘飞发现的早,差点肏进了肛门。刘飞见此状况,连忙进行指导,吴明也算聪明,很快就掌握了窍门,鸡巴试着肏了几次,比较顺利的肏了进去。由于刘飞刚才已经肏了一遍,而且蔡冬雪也来了一次高潮,因此阴道比较松,吴明的肏干非常顺利,他学着录影裏的九浅一深肏屄方法不断地肏着蔡冬雪。而此时的蔡冬雪已经过了疼痛期,阴道没有刚才那么疼了,反倒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不断传递上来,她第一次觉得自己非常的淫贱,居
    然被强姦出高潮和快感。
    由于吴明第一次肏屄,比较紧张,而蔡冬雪的屄也比较紧,所以没过多久,没等到蔡冬雪高潮,吴明就射了出来。之后吴明又替下吴亮,吴亮在一旁看了半天了,早就迫不及待,所以也没什么前戏,拔出鸡巴就肏了进去,吴亮的鸡巴没有刘飞那么长,不过却比刘飞和吴明粗得多,因此蔡冬雪的屄又经受了一次考验;吴亮也是第一次,以前只在录影裏看过肏屄,等轮到自己早就忘了录影裏那些男人是怎么做的了,所以也没管什么方法,整根鸡巴完全插进了蔡冬雪的阴道,大力的肏干起来。
    没过多久,等蔡冬雪第二次高潮来临之后,吴亮也把持不住,射了出来。蔡冬雪以为噩梦过去了,没成想已经休息好的刘飞又换下了吴亮,再次肏起来蔡冬雪的嫩屄。
    看着自己的鸡巴在蔡冬雪那一塌糊涂、沾满各种液体的屄裏进进出出,刘飞的心裏非常痛快,他一面肏着蔡冬雪,一面用手用力的抓着蔡冬雪的乳房,边肏边骂:蔡冬雪你个骚屄,你在逞能啊,刚才不是骂我骂的很爽吗,怎么不骂了,我肏死你这个骚货!吴亮,把相机拿出来。
    吴亮从书包裏拿出一台刘飞偷偷从家裏拿出的傻瓜相机,开始拍照,蔡冬雪知道如果这些被刘飞等人拍下来,那么今后自己只能是听命于刘飞等人了,于是蔡冬雪极不配合,用力晃动身体。刘飞和吴明合力按住蔡冬雪,然后吴亮开始拍照,伴随着照相机的哢哢声,蔡冬雪的心也一点点的沉寂下来,就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任由刘飞等人摆布。
    刘飞三人轮奸了蔡冬雪足有一个多小时,照片也拍了整整一张胶捲,最后一轮轮奸,吴明兄弟恶作剧一般把精液全都射在了蔡冬雪的脸上,刘飞则拿出了蔡冬雪嘴裏的内裤,把精液射在了她的嘴裏,而蔡冬雪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三人轮奸过后,开始收拾东西,根本没搭理蔡冬雪,任由她赤身裸体的躺在那裏,临走前,刘飞来到蔡冬雪的面前,对她说:今天这件事情目前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如果你告诉了第五个人,那么我们就把刚才那些照片全学校每个班级都发一套,让全校学生都看看你被肏时的样子,还别说,刚才你的那副模样还真够淫蕩
    的,居然还被强姦出高潮了,哈哈哈!还有,这次的班长竞选你就不要参加了,如果你想有人拿着这套照片来找你肏屄的话,你可以不听我的话。记住了,骚屄,只要我在一天,班长就是薛燕的,你想都别想!
    说完,刘飞三人打开礼堂的大门,扬长而去。蔡冬雪愣愣的躺在舞台上,感觉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可是刚刚吴明兄弟射在她脸上的精液还没有干,而被刘飞射在嘴裏又腥又苦的精液告诉蔡冬雪,这不是一场梦。蔡冬雪自己勉强爬了起来,穿上衣服,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乳罩和内裤不知道被谁给拿走了,她强撑着身体走到礼堂的卫生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就回家了。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蔡冬雪不断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真的,可是自己下身火辣辣的疼痛和乳房上的淤痕证明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週一早晨,蔡冬雪很早就来到教室,发现自己的课桌裏有一个包裹,上面写着一段话昨天的照片很精彩,送你一套看看,不过底片还在我的手裏,记住昨天我说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蔡冬雪左右望了一下,几个在上早自习的同学都没关注自己,于是偷偷打开包裹,裏面居然装着自己的内裤和乳罩,上面还粘着男人的精液,包裹最下面是一摞照片,最上面的一张,照片的内容令蔡冬雪魂飞魄散:她那漂亮精緻的面孔上沾满了精液,嘴角的精液正在往外流淌。蔡冬雪才明白过来这一切是怎么一
    回事,她抬起头,看见刘飞正看着她在笑。
    週末的班委选举中,原本在班长竞选中呼声最高的蔡冬雪突然放弃了竞选,薛燕以非常大的优势再次竞选成功。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狼影院_大色哥网_色图片大全大图 少女_影音先锋av欧洲色情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